demoshop

demo, trying to be the best_

鄭智化 水手

  • 2015-01-05 23:17:56
  • 2895

鄭智化一個很政治化的名字,成名作「水手」是我第一首會背歌詞的歌(尤其他歌詞還滿長的)我很少在Blog透漏自己的心情,我也很不想寫類似的東西,有如我今天的MSN暱稱一樣,我已經開了許久的省電模式,誰來幫我按下Turbo,但是其實Turbo是要自己按下去的,或許已經超過20年了吧,「水手」這首歌再度激起我....

demo廢言我在我17歲那年到了一個廟拜拜,一般人求神都是金錢與感情,但是我在神佛面前說了一個很怪的願望,「我希望你不要保佑我升官發財,我希望你可以給我在我承受範圍內的最大考驗,我的人生不想平淡的過」真的,我是這樣對神佛說的,當然這是參考麥克阿瑟為子祈禱文,不同的是我是自己說出來.....我是一個「認輸但是不服輸的人」一直以來我過的很努力,我想讓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努力,今天和朋友聊天,他說他今天好像看到不同的我,我回他「雙子座的我,本來就有很多我」堅強、懦弱、面對與逃避都是我,都是最真的我,我知道堅持不一定有結果但是堅持過就不會後悔,過去的就讓他過去,有許多事讓淚水洗過更明白。現在是2010年五月五號零點零分零秒,我允諾自己又將站起來,Turbo鍵我已經按下去了!

水手這首歌內最經典的就是這兩句話,也拿來送給還在傷痛的朋友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不要問 為什麼

水手
作詞:鄭智化 作曲:鄭 智化

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
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年少的我 喜歡一個人在海邊 捲起褲管
光著腳丫 踩在沙灘上

總是幻想海洋的盡頭有另一個世界 總是以為勇敢水手是真正的男兒
總是一副弱不禁風孬種的樣子 在受人欺負的時候總是聽見水手說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為什麼

長大以後 為了理想而努力
漸漸地忽略了父親 母親和故鄉的消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戲
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戴著偽善的面具

總是拿著微不足道的成就來騙自己 總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陣的空虛
總是靠一點酒精的麻醉才能夠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間彷彿又聽見水手說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為什麼

尋尋覓覓尋不到活著的證據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跡
驕傲無知的現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過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遠離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帶著鹹味的空氣中自由地呼吸
耳畔又傳來汽笛聲和水手的笑語 永遠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水手說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 風雨中 這點痛算什麼 擦乾淚 不要問為什麼 (重覆)

回應討論